悠悠浸湿梨情

发布时间:2018-11-06 10:01来源: 建水县纪委监委 阅读次数:

  有个老乡送我一份礼物:用塑料瓶包装的“普雄浸梨”。手捧着精致的瓶子,眼瞅透明的瓶内凝脂般的梨汤合一个个均匀、饱满的浸梨,我在直咽口水的同时禁不住顿生感慨:曾几何时,家乡的浸梨只是装在瓮里自家品尝和用来待客,而今,却也被制成精美的商品,走南闯北地售卖了。

  浸梨俗称“水泡梨”,是我的家乡—建水县普雄村的土特产。腌制水泡梨的习惯是家乡人一代一代传袭下来的。由于家乡地处高寒山区,房前屋后、坡地沟头普,非常适宜小甜梨、冬梨、天生梨中珍品的生长。每到金秋时节,梨子成熟,村里村外便溢满了清香的梨味,孩子们是这个季节里最活跃的一群,在鼓荡着着秋风的梨园路里,他们像一群欢快的山雀儿,从这棵梨树“飞”到那棵梨树,吃过小甜梨、天生梨,又吃“棉花梨”,就连酸涩的大酸梨也不放过,见他们吃得没有个节制,大人们于是说:“不吃了,吃多了湿热,待泡好了再吃”。所谓泡好了,就是将选好没有疤痕的梨子洗净,用民间传统方法将梨放入瓮里浸泡,一段时间后,浸好的梨即可捞起来吃。浸梨清甜可口、止渴生津,还能清肺止咳。尤其是梨汤,酸甜适中,味甘若碧露,止咳的效果最佳。

  就在我们还沉浸在摘鲜梨的甘苦中的时候,奶奶浸制的的水泡梨也可以吃了。每每跟爷爷去地里回来,或上山打柴归来,从瓮里捞几个水泡梨吃下去,再喝一碗泡梨汤,那滋味儿真比吃了蜜糖还要甜。家里没有零用钱的时候,爷爷便会带上我和弟弟,捞两桶水泡梨去个旧卖。那时上个旧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小火车,我们天不亮就出发,高一脚、低一脚的摸黑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两三个小时,才在一个叫做石窝铺的小站上搭上去个旧的小火车。爷爷有个习惯,就是每次到石窝铺,在小火车将要进站前都忙着去小便,有好几次差点没赶上火车,急的我和弟弟守着一担摆在站台上的水泡梨直跺脚。可爷爷呢,老改不了这习惯。

  到个旧后,爷爷不学其他村人去集市上卖水泡梨,而是带着我和弟弟挑着水泡梨到和平小学、绿春小学等学校门口去卖。那些城里孩子,哪经得住水汪汪的水泡梨的诱惑,下课铃声一响,便蜂拥而至,围在梨桶前用零花钱买梨吃。想想担梨路上的艰辛,望望这些背着书包买梨吃的城里孩子,我这个山村娃娃好生羡慕,心里想着能像他们一样多好。卖完梨,天已经黑尽,吃过饭,也要带我们去住“工农兵旅社”,躺在散发着香皂清香味儿的被窝里和第二条返回时手里捧着爷爷买给的“小人书”,一种幸福感顿时涌遍全身,先前与城里孩子相比的那种失落感也就荡然无存了。后来我想:那时为啥就这样容易满足呢?直到长大回城参加工作我才明白,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只有付出了,才会有收获,你付出得多,就收获得多,付出的少,就收获得少。倘若一点都不想付出,又何谈收获呢!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把挑泡梨上个旧卖这段经历铭刻在心底。

  童年的回忆总是能勾起我对普雄水泡梨的特殊情感。后来随父母举家迁往县城,就再没吃过水泡梨了。大概是大前年吧,我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有位普雄村民将水泡梨运到广州去卖,深受广州人的青睐。由此又勾起了我对家乡水泡梨的美好记忆。于是在梨熟季节,我乘车去了趟阔别多年的普雄。在一个叫“寨子上”的山包上,我碰到了一群正在摘梨的青年男女,他们边冲着嗑子边嚼梨子,将一个个鲜梨摘下放入竹筐,一脸的笑意掩不住丰收的喜悦。

  他们的嘴里我得知,这些年普雄的水泡梨逐渐成为商家的抢手货,不少村人靠贩卖水泡梨走上了富裕路。特别是有位昆明女子,将普雄水泡梨加工成桶装的精美商品,使普雄水泡梨打进了省内外市场。乡政府也趁机抓住机遇将水泡梨视为一大特色产业来发展。昔日藏在深闺的家中待客物,今朝已成为家乡发展经济的“金元宝”。

  今天,当我又一次尝到家乡的水泡梨时,深深的感到这梨子的滋味是那样的悠长……  (建水县纪委 吴劲华)

悠悠浸湿梨情

发布时间:2018-11-06 10:01

  有个老乡送我一份礼物:用塑料瓶包装的“普雄浸梨”。手捧着精致的瓶子,眼瞅透明的瓶内凝脂般的梨汤合一个个均匀、饱满的浸梨,我在直咽口水的同时禁不住顿生感慨:曾几何时,家乡的浸梨只是装在瓮里自家品尝和用来待客,而今,却也被制成精美的商品,走南闯北地售卖了。

  浸梨俗称“水泡梨”,是我的家乡—建水县普雄村的土特产。腌制水泡梨的习惯是家乡人一代一代传袭下来的。由于家乡地处高寒山区,房前屋后、坡地沟头普,非常适宜小甜梨、冬梨、天生梨中珍品的生长。每到金秋时节,梨子成熟,村里村外便溢满了清香的梨味,孩子们是这个季节里最活跃的一群,在鼓荡着着秋风的梨园路里,他们像一群欢快的山雀儿,从这棵梨树“飞”到那棵梨树,吃过小甜梨、天生梨,又吃“棉花梨”,就连酸涩的大酸梨也不放过,见他们吃得没有个节制,大人们于是说:“不吃了,吃多了湿热,待泡好了再吃”。所谓泡好了,就是将选好没有疤痕的梨子洗净,用民间传统方法将梨放入瓮里浸泡,一段时间后,浸好的梨即可捞起来吃。浸梨清甜可口、止渴生津,还能清肺止咳。尤其是梨汤,酸甜适中,味甘若碧露,止咳的效果最佳。

  就在我们还沉浸在摘鲜梨的甘苦中的时候,奶奶浸制的的水泡梨也可以吃了。每每跟爷爷去地里回来,或上山打柴归来,从瓮里捞几个水泡梨吃下去,再喝一碗泡梨汤,那滋味儿真比吃了蜜糖还要甜。家里没有零用钱的时候,爷爷便会带上我和弟弟,捞两桶水泡梨去个旧卖。那时上个旧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小火车,我们天不亮就出发,高一脚、低一脚的摸黑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两三个小时,才在一个叫做石窝铺的小站上搭上去个旧的小火车。爷爷有个习惯,就是每次到石窝铺,在小火车将要进站前都忙着去小便,有好几次差点没赶上火车,急的我和弟弟守着一担摆在站台上的水泡梨直跺脚。可爷爷呢,老改不了这习惯。

  到个旧后,爷爷不学其他村人去集市上卖水泡梨,而是带着我和弟弟挑着水泡梨到和平小学、绿春小学等学校门口去卖。那些城里孩子,哪经得住水汪汪的水泡梨的诱惑,下课铃声一响,便蜂拥而至,围在梨桶前用零花钱买梨吃。想想担梨路上的艰辛,望望这些背着书包买梨吃的城里孩子,我这个山村娃娃好生羡慕,心里想着能像他们一样多好。卖完梨,天已经黑尽,吃过饭,也要带我们去住“工农兵旅社”,躺在散发着香皂清香味儿的被窝里和第二条返回时手里捧着爷爷买给的“小人书”,一种幸福感顿时涌遍全身,先前与城里孩子相比的那种失落感也就荡然无存了。后来我想:那时为啥就这样容易满足呢?直到长大回城参加工作我才明白,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只有付出了,才会有收获,你付出得多,就收获得多,付出的少,就收获得少。倘若一点都不想付出,又何谈收获呢!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把挑泡梨上个旧卖这段经历铭刻在心底。

  童年的回忆总是能勾起我对普雄水泡梨的特殊情感。后来随父母举家迁往县城,就再没吃过水泡梨了。大概是大前年吧,我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有位普雄村民将水泡梨运到广州去卖,深受广州人的青睐。由此又勾起了我对家乡水泡梨的美好记忆。于是在梨熟季节,我乘车去了趟阔别多年的普雄。在一个叫“寨子上”的山包上,我碰到了一群正在摘梨的青年男女,他们边冲着嗑子边嚼梨子,将一个个鲜梨摘下放入竹筐,一脸的笑意掩不住丰收的喜悦。

  他们的嘴里我得知,这些年普雄的水泡梨逐渐成为商家的抢手货,不少村人靠贩卖水泡梨走上了富裕路。特别是有位昆明女子,将普雄水泡梨加工成桶装的精美商品,使普雄水泡梨打进了省内外市场。乡政府也趁机抓住机遇将水泡梨视为一大特色产业来发展。昔日藏在深闺的家中待客物,今朝已成为家乡发展经济的“金元宝”。

  今天,当我又一次尝到家乡的水泡梨时,深深的感到这梨子的滋味是那样的悠长……  (建水县纪委 吴劲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