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如斯

发布时间:2018-11-05 01:52来源: 屏边县纪委监委 阅读次数:

  日落晨起,花谢花开,春风拂过山岗,洒下一片墨绿,苍翠欲滴,亦如青丝粉黛。可我依然,只记得它的小,似玲珑声声,铿锵着这山水的节拍,奏乐“新桃换旧符”。我在小城里工作和生活近二十个年头。

  从前小城小,转完一座城,还剩半截烟;在历史的匡附下,四面环山,如锅底状,却没有一平方千米的平地;在人们的消遣处,不到晚上九点,多数店铺就打烊,街面上只剩行道树和路灯杆。

  从前小城慢。原由交通的闭塞,刚修通公路时,从州府到小城,人走路只须一天,驾驶“丰收35”要三天;原由信息的滞后,“喊人靠吼,开会靠嚷”,粮食蔬菜自给不足;原由人们的思想落后,“等政策、靠政府、要经济”;原由这里的山高坡陡,“隔河看得见,走拢腿抽筋”。长年累月,人们静默于“三山、四河、六面坡”的地理之中,刀耕火种——“栽下一大坡,收得一小箩”;繁衍生息——“一家七个宝,个个张嘴叫”;起早贪黑——“乘着云雾出工,拖着晚霞归家”。

  时光飞逝,转眼改革开放已是四十周年。随着改革开放,小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4年起,地方党委政府紧紧围绕牧羊河,构建滴水瀑布、苗城寨门、苗王府、苗历广场、花山广场5个景观,按照苗族传统村落布局,构建苗王府,融水寨、滴水寨、临水寨、玉水寨、云水寨、郦水寨、悦水寨、汇水寨的总体规划,牢牢把握保护生态、绿色发展这一理念,把山、水、林、苗充分融入到城市建设中,充分考虑生态、艺术、民俗等元素,确立了“简约新苗式”的苗族风貌街区改造风格,按照坡屋顶、小青瓦、米黄色墙、吊脚楼、苗族图腾和木格窗的主基调,对县城风貌街区和主要节点的建筑加以改造提升,从根本上解决“见城不见‘苗’、见物不见人”的现状。

  通过近四年的不懈努力,一个名为“滴水苗城”的大项目拔地而起,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呈现出一道靓丽的风景,成为新时代人们普遍追寻的新气象。

  我曾不止一次的慨叹。走遍大江南北,揽胜河流山川,知晓寒来暑往,惯看风花雪月,待繁华散尽、余热褪去,于时光中静谧地生长,不论前路漫漫,荆棘密布,只身找寻一座生命构筑的城。那一座城,必然要有明媚的阳光,自然的空气,绿色的生态;一定要有历史的厚重,地域的差异,灿烂的笑容;最好还要有喝不尽的米酒,唱不绝的山歌,看不够的阿妹,谈不完的爱恋。

  倘若如此,我唯一的选择,便是沿万亿年茫茫原始森林大围山,把白垩纪时期的恐龙引出山林,经阿季伍火山、大窝子,到零开滴水苗城,同桫椤树长生不老。唐南诏国时期的“汤泉州”,因滴水层飞瀑而齐名“滴水层乡”,那一条纵身越下的白练,可完胜诗仙李白《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霸气。“滴水穿石,金石可镂”,是一种永不回头的执著;大围山下“姑滴蒙”(苗家人),似一场和睦向上的历史宿命。

  就这样,小城摇身一变,被唤作滴水苗城,分为老城片区和新成片区。老城片区,即大窝子,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作为曾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似乎即将完成它的历史使命,还给人们一个购物、休闲、娱乐的好去处,那些融入苗族文化元素,高矮不一、错落有致的建筑物,在世人面前换了一张脸孔,又继续承载着人们内心深处尚未实现的梦想。

  新城片区,两把硕大的芦笙,撑起一座天地间寨门,厚实的包帕,扎进日月星辰,似无字史书,让万人敬仰。人们说,这里有小桥流水、霓虹闪烁,似天上人间,让我时常魂牵梦绕,也心神不宁。一场又一场的热闹过后,总令我彻夜无眠,可否“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里有绿色的血液,有绿色的森林,有绿色的水源,有绿色的情份,像大江东去,浪涛不尽。那些质朴的文字,犹如一捆柴禾,不时燃起烟火与乡愁,少了汽车尾气的熏染。这里的花,每一朵都高昂着头颅,向生命致敬,又展开着颚瓣,向人们问好,一草一木皆天下黎民。

  我不禁写道:

  春风等候山花,

  在云海里绽放。

  鸟儿飞过洁白云朵,

  苗乡洒满幸福歌声。

  阳光透过细雨,

  染红天边的彩云。

  多情花杆缀满传说,

  苗家生活充满着希望。

  小城一天天在成长和变化,可我依然,只记得它的小,似玲珑声声,铿锵着这山水的节拍,奏乐“新桃换旧符”。纵然时光久长,不变的是我持之以恒的决心。因了小城的存在,让我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在有限的生命里,只想为这小城,延续一份难舍的情缘。(陆永奎)

小城如斯

发布时间:2018-11-05 01:52

  日落晨起,花谢花开,春风拂过山岗,洒下一片墨绿,苍翠欲滴,亦如青丝粉黛。可我依然,只记得它的小,似玲珑声声,铿锵着这山水的节拍,奏乐“新桃换旧符”。我在小城里工作和生活近二十个年头。

  从前小城小,转完一座城,还剩半截烟;在历史的匡附下,四面环山,如锅底状,却没有一平方千米的平地;在人们的消遣处,不到晚上九点,多数店铺就打烊,街面上只剩行道树和路灯杆。

  从前小城慢。原由交通的闭塞,刚修通公路时,从州府到小城,人走路只须一天,驾驶“丰收35”要三天;原由信息的滞后,“喊人靠吼,开会靠嚷”,粮食蔬菜自给不足;原由人们的思想落后,“等政策、靠政府、要经济”;原由这里的山高坡陡,“隔河看得见,走拢腿抽筋”。长年累月,人们静默于“三山、四河、六面坡”的地理之中,刀耕火种——“栽下一大坡,收得一小箩”;繁衍生息——“一家七个宝,个个张嘴叫”;起早贪黑——“乘着云雾出工,拖着晚霞归家”。

  时光飞逝,转眼改革开放已是四十周年。随着改革开放,小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4年起,地方党委政府紧紧围绕牧羊河,构建滴水瀑布、苗城寨门、苗王府、苗历广场、花山广场5个景观,按照苗族传统村落布局,构建苗王府,融水寨、滴水寨、临水寨、玉水寨、云水寨、郦水寨、悦水寨、汇水寨的总体规划,牢牢把握保护生态、绿色发展这一理念,把山、水、林、苗充分融入到城市建设中,充分考虑生态、艺术、民俗等元素,确立了“简约新苗式”的苗族风貌街区改造风格,按照坡屋顶、小青瓦、米黄色墙、吊脚楼、苗族图腾和木格窗的主基调,对县城风貌街区和主要节点的建筑加以改造提升,从根本上解决“见城不见‘苗’、见物不见人”的现状。

  通过近四年的不懈努力,一个名为“滴水苗城”的大项目拔地而起,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呈现出一道靓丽的风景,成为新时代人们普遍追寻的新气象。

  我曾不止一次的慨叹。走遍大江南北,揽胜河流山川,知晓寒来暑往,惯看风花雪月,待繁华散尽、余热褪去,于时光中静谧地生长,不论前路漫漫,荆棘密布,只身找寻一座生命构筑的城。那一座城,必然要有明媚的阳光,自然的空气,绿色的生态;一定要有历史的厚重,地域的差异,灿烂的笑容;最好还要有喝不尽的米酒,唱不绝的山歌,看不够的阿妹,谈不完的爱恋。

  倘若如此,我唯一的选择,便是沿万亿年茫茫原始森林大围山,把白垩纪时期的恐龙引出山林,经阿季伍火山、大窝子,到零开滴水苗城,同桫椤树长生不老。唐南诏国时期的“汤泉州”,因滴水层飞瀑而齐名“滴水层乡”,那一条纵身越下的白练,可完胜诗仙李白《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霸气。“滴水穿石,金石可镂”,是一种永不回头的执著;大围山下“姑滴蒙”(苗家人),似一场和睦向上的历史宿命。

  就这样,小城摇身一变,被唤作滴水苗城,分为老城片区和新成片区。老城片区,即大窝子,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作为曾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似乎即将完成它的历史使命,还给人们一个购物、休闲、娱乐的好去处,那些融入苗族文化元素,高矮不一、错落有致的建筑物,在世人面前换了一张脸孔,又继续承载着人们内心深处尚未实现的梦想。

  新城片区,两把硕大的芦笙,撑起一座天地间寨门,厚实的包帕,扎进日月星辰,似无字史书,让万人敬仰。人们说,这里有小桥流水、霓虹闪烁,似天上人间,让我时常魂牵梦绕,也心神不宁。一场又一场的热闹过后,总令我彻夜无眠,可否“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里有绿色的血液,有绿色的森林,有绿色的水源,有绿色的情份,像大江东去,浪涛不尽。那些质朴的文字,犹如一捆柴禾,不时燃起烟火与乡愁,少了汽车尾气的熏染。这里的花,每一朵都高昂着头颅,向生命致敬,又展开着颚瓣,向人们问好,一草一木皆天下黎民。

  我不禁写道:

  春风等候山花,

  在云海里绽放。

  鸟儿飞过洁白云朵,

  苗乡洒满幸福歌声。

  阳光透过细雨,

  染红天边的彩云。

  多情花杆缀满传说,

  苗家生活充满着希望。

  小城一天天在成长和变化,可我依然,只记得它的小,似玲珑声声,铿锵着这山水的节拍,奏乐“新桃换旧符”。纵然时光久长,不变的是我持之以恒的决心。因了小城的存在,让我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在有限的生命里,只想为这小城,延续一份难舍的情缘。(陆永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