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河上独麟桥

发布时间:2018-10-31 08:47来源: 屏边县纪委监委 阅读次数:

  在滇南屏边蒿枝地有座古石城遗址,据说是清朝时为抵御外敌入侵修筑的军要工事。由此分支出由蒙自延伸而来的两条古驿道,一条由河口莲花滩至金平大寨、马鞍底下越南八底,一条由屏边大份子、大凹腰、白寨天生桥,又再次分支到文山马关向广西东兴入越南,以及由河口老范寨、南溪向越南老街。

  也说贵州的苗族即是由此分北三路,一路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甚至是西方欧美;一路到文山,抑或广西;再一路就驻扎在屏边,成为现今的五个世居民族之一。当时的古驿道,承载着对外贸易的重要份量,完全依靠马帮驮运盐巴、布匹、针头线脑等生活必需品,延续着人们的生活向往和人生追求。

  一九四七年八月的一个夜晚,屏边县城郊因连日大雨引至山洪暴发,几乎在同一时间有四座石桥被冲毁,阻断了人们往来的通道。其中一座就在牧羊河上,属古驿道必经之路。牧羊河上的石桥被冲走后,听说没过多长时间,被河水卷走了从此处涉河上学的一个小男孩,家人连尸体也找不到,成了人们肉头上的一块心病。

  牧羊河由水冲子河、观音河、干河汇集而成,水流湍急,特别到了雨季河水就淹没了河沿的农地,种下的庄稼颗粒无收。牧羊河上原有的石桥,连接着老么寨、凹塘寨、文革村、老黑寨、甘蔗地等村寨,成为本地人走向外界和外乡人走入屏边的连心桥。现在桥没了,自然也就少了人们接踵而至、匆忙行走在人生路上的美好景象,昔日的热闹在逐渐被遗忘的岁月中变得荒凉起来。

  在听闻这些情况后,村里一位被群众惯于称呼为老赵,时年五十多岁的肢体残疾人下定决心要修复此桥。1958年,国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到户后,他种庄稼,学照相,买卖青山(半成品林木),做过山草、木材、水泥和粮油生意,保护生态种植油茶,现发展到120余亩。他曾任过两届(1993—2003年)县政协委员,热心公益事业,修桥、铺路,救助贫困学生……等等不胜枚举,不留功名。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1988年3月,修桥计划进入老赵的心思脑海。起先他走村串寨,游说群众投工投劳或适当给予资金支持,遭到了全部人的反对,还说没有劳力也没有钱,要修就自己去修,他们不感兴趣。

  这一打算被群众拒绝后,老赵只有个人顶着上。烈日下,他头戴布毡帽,目测建桥方位,自行勾画草图,计算所需物资。城区货场,他忙出忙进,心急如焚保证物资到位。工地上,他带头上阵,引领工人们清土方、筹集搬运石料、拌沙灰、砌桥砖、铺预制板。在铺设一头桥面时,又因占着一户农户的40来平米农用地,开口就向他要价每平米100块钱,这像只拦路虎,让人进退难决。无奈之下,老赵只好求助县土地局出面帮助解决。

  就这样,他一面建桥,一面处理各种疑难杂务,只为了实现心中的美好愿望。

  两个多月来,老赵顾不上吃饭睡觉,凭着一股执着韧劲,硬是把一座高5.6米、长11米的新桥架在了牧羊河上。修桥投入的两万多元资金,完全由他个人从经营建材、竹木、粮油的利润中积攒出来,没伸手向领导和公家要一分钱。

  周围群众明白了修桥的真正用处后,个个向他竖起大拇指,说修桥功在当代,惠泽千秋,真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兴奋地来踩桥,回到村子里就火急火燎地跟老赵倾吐肺腑之言,你修的这座桥功德无量,只是桥两边没有护栏,会让过桥的人畜没有安全保障。一语惊醒梦中人。老赵又花功夫,及时修建了桥两侧的护栏。至此,一座桥和一个人永远地装在了人们的心坎上。

  老赵家在村子的寨头,孩子长大后各忙其事,家里多半时候就只有他和老伴相互照应。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曾到过老赵家了解情况。他很热心地给我讲起过去,还带我去看他苦心经营的油茶基地,特别是那座他自己命名让别人题写的“独麟桥”。

  站在桥面上,树荫蔽日,河水湍流,不远处从山崖垂下谷底的牧羊河瀑布总会牵引着目光,让人浮想联翩。我和老赵坐在一棵他亲手栽种的大榕树下乘凉,恰巧在树脚看到块大理石碑,上书《桥赋》:“廿年改革,虽残亦富,饮水思源,以建斯桥”。我终于明白了老赵的心思,顿时头脑里拥满了难以言表的敬佩。

  老赵就这样过了大半辈子,他做过的公益事业数不胜数,可他从不爱炫耀自己,不求功名利禄,不图虚名回报。就像他亲手修建的这座桥,承接历史,便利民众,启发后人。

  我总觉得,人就应该这样活着。(陆永奎)

 

 

  

牧羊河上独麟桥

发布时间:2018-10-31 08:47

  在滇南屏边蒿枝地有座古石城遗址,据说是清朝时为抵御外敌入侵修筑的军要工事。由此分支出由蒙自延伸而来的两条古驿道,一条由河口莲花滩至金平大寨、马鞍底下越南八底,一条由屏边大份子、大凹腰、白寨天生桥,又再次分支到文山马关向广西东兴入越南,以及由河口老范寨、南溪向越南老街。

  也说贵州的苗族即是由此分北三路,一路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甚至是西方欧美;一路到文山,抑或广西;再一路就驻扎在屏边,成为现今的五个世居民族之一。当时的古驿道,承载着对外贸易的重要份量,完全依靠马帮驮运盐巴、布匹、针头线脑等生活必需品,延续着人们的生活向往和人生追求。

  一九四七年八月的一个夜晚,屏边县城郊因连日大雨引至山洪暴发,几乎在同一时间有四座石桥被冲毁,阻断了人们往来的通道。其中一座就在牧羊河上,属古驿道必经之路。牧羊河上的石桥被冲走后,听说没过多长时间,被河水卷走了从此处涉河上学的一个小男孩,家人连尸体也找不到,成了人们肉头上的一块心病。

  牧羊河由水冲子河、观音河、干河汇集而成,水流湍急,特别到了雨季河水就淹没了河沿的农地,种下的庄稼颗粒无收。牧羊河上原有的石桥,连接着老么寨、凹塘寨、文革村、老黑寨、甘蔗地等村寨,成为本地人走向外界和外乡人走入屏边的连心桥。现在桥没了,自然也就少了人们接踵而至、匆忙行走在人生路上的美好景象,昔日的热闹在逐渐被遗忘的岁月中变得荒凉起来。

  在听闻这些情况后,村里一位被群众惯于称呼为老赵,时年五十多岁的肢体残疾人下定决心要修复此桥。1958年,国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到户后,他种庄稼,学照相,买卖青山(半成品林木),做过山草、木材、水泥和粮油生意,保护生态种植油茶,现发展到120余亩。他曾任过两届(1993—2003年)县政协委员,热心公益事业,修桥、铺路,救助贫困学生……等等不胜枚举,不留功名。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1988年3月,修桥计划进入老赵的心思脑海。起先他走村串寨,游说群众投工投劳或适当给予资金支持,遭到了全部人的反对,还说没有劳力也没有钱,要修就自己去修,他们不感兴趣。

  这一打算被群众拒绝后,老赵只有个人顶着上。烈日下,他头戴布毡帽,目测建桥方位,自行勾画草图,计算所需物资。城区货场,他忙出忙进,心急如焚保证物资到位。工地上,他带头上阵,引领工人们清土方、筹集搬运石料、拌沙灰、砌桥砖、铺预制板。在铺设一头桥面时,又因占着一户农户的40来平米农用地,开口就向他要价每平米100块钱,这像只拦路虎,让人进退难决。无奈之下,老赵只好求助县土地局出面帮助解决。

  就这样,他一面建桥,一面处理各种疑难杂务,只为了实现心中的美好愿望。

  两个多月来,老赵顾不上吃饭睡觉,凭着一股执着韧劲,硬是把一座高5.6米、长11米的新桥架在了牧羊河上。修桥投入的两万多元资金,完全由他个人从经营建材、竹木、粮油的利润中积攒出来,没伸手向领导和公家要一分钱。

  周围群众明白了修桥的真正用处后,个个向他竖起大拇指,说修桥功在当代,惠泽千秋,真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兴奋地来踩桥,回到村子里就火急火燎地跟老赵倾吐肺腑之言,你修的这座桥功德无量,只是桥两边没有护栏,会让过桥的人畜没有安全保障。一语惊醒梦中人。老赵又花功夫,及时修建了桥两侧的护栏。至此,一座桥和一个人永远地装在了人们的心坎上。

  老赵家在村子的寨头,孩子长大后各忙其事,家里多半时候就只有他和老伴相互照应。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曾到过老赵家了解情况。他很热心地给我讲起过去,还带我去看他苦心经营的油茶基地,特别是那座他自己命名让别人题写的“独麟桥”。

  站在桥面上,树荫蔽日,河水湍流,不远处从山崖垂下谷底的牧羊河瀑布总会牵引着目光,让人浮想联翩。我和老赵坐在一棵他亲手栽种的大榕树下乘凉,恰巧在树脚看到块大理石碑,上书《桥赋》:“廿年改革,虽残亦富,饮水思源,以建斯桥”。我终于明白了老赵的心思,顿时头脑里拥满了难以言表的敬佩。

  老赵就这样过了大半辈子,他做过的公益事业数不胜数,可他从不爱炫耀自己,不求功名利禄,不图虚名回报。就像他亲手修建的这座桥,承接历史,便利民众,启发后人。

  我总觉得,人就应该这样活着。(陆永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