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红色税徽

发布时间:2018-08-22 03:42来源: 建水县纪委 阅读次数:

  父亲有一个“宝盒”,是家里所有人都碰不得的,那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旧式的税徽,退休后的父亲时常将它拿出来一遍遍的擦拭,显得格外珍惜。

  父亲是一名边疆的税务工作者,一生爬山涉水,奔波在为国聚财、为民收税的路途中,直至60岁才按规退休,回归故里——建水县,修身养病。但41年的边疆工作生涯,让父亲再也放不下那座叫做绿春的边疆小城,他满心惦念着那里的村村寨寨、那里的山山水水、那里的绵绵情意。

  回想初入“深山”时,父亲总说“扎根绿春,乃缘之所至,命之所归”。19岁的那年,父亲本是打算弃笔从戎,圆了从军护国梦,但事与愿违,因身高和体重不合格,父亲不得不放弃入军的意想。1964年1月,恰逢绿春县到石屏宝秀招支边青年,父亲又燃起了支边报国心,遂收拾行囊,奔赴绿春,踏着泥泞的山路,父亲和同道支边青年,整整走了三天才到绿春,仅休整了一晚,第二天就被组织分配到了哈德区,父亲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同事们不得不又走了一天的崎岖山路。看着虫蚁横行、破旧不堪的哈德区办公室——一排摇摇欲坠的茅草屋,父亲瞬间瘫倒在地,他后悔了、动摇了,被眼前的恶劣环境惊呆了,早做好的心理准备,在那一刻轰然崩塌了。

  初到哈德区的那一晚,父亲久难成眠,去与留,在他心里争吵不休,父亲转头看着窗外,树影摇曳,虫兽的低鸣时隐时现,“还是留下吧,我要改变这里”,年轻的父亲猛然披衣起身,下定决心,开启了他的“建设大业”。

  环境恶劣尚可克服,语言不通成了开展工作最大的阻碍。绿春县哈德区是哈尼族聚集区,哈尼语才是当地的“普通话”,而父亲一个“外地人”何以会说哈尼话呢,这成了父亲扎根绿春要迈过的第一道“坎”。没办法,父亲只好利用“打手势”,向身边的同事和群众一字一句的学起的了哈尼话,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父亲已能用哈尼语与周边的群众进行简单的交流了,语言关过了,父亲喜上心头,工作的干劲更加充足了,那个建设绿春的梦想在一点点茁壮成长起来。

  “我要对得起胸前的税徽”这是父亲常在家人和同事面前念叨的一句。父亲在绿春国税局工作期间,拥有在限额内定税收高低的权限,于是常有很多个体工商户以礼物、金钱、友情等各种“好处”诱惑父亲,甚至连大街上早点铺子的老板也会利用父亲吃早点的机会请求他“多加关照”,每遇此景,一向平易近人的父亲总会大发雷霆:“我是国家工作人员,肩负着党和人民赋予的征税使命,岂能以权谋私,为己谋利,这对得起我胸前的税徽吗”。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敢请求父亲给予“照顾”了。

  党和人民给予的荣誉,就是我一生最大的收获。父亲一生兢兢业业,多少次可以提拔调动,走出绿春,但都被父亲的一句话给拒绝了“绿春的建设还需要我”,因为这句话,父亲不知道挨了家人多少次的“批斗教育”,但他仍不为所动。

  为了绿春的发展,为了绿春税收的增加,父亲和同事们不分昼夜,奔波在绿春的村村寨寨,指导群众开展生产,增加收入,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努力,现今的绿春已然高道路通畅、人民富足。41年的艰辛付出,父亲斑白了双鬓,熬垮了身躯,收获了遍墙的奖章和奖状,父亲说这是他一生最好的“礼物”和最崇高的赞誉。

  父亲走了,只留下了那枚鲜红如血的税徽,每有闲暇,我也像父亲一样把它取出来细细擦拭,这样的方式,不仅是为了缅怀父亲,更重要的是要让父亲不畏艰辛、无私奉献、清正廉洁、克己奉公的精神时刻提醒自己。(建水县  何屏)

父亲的红色税徽

发布时间:2018-08-22 03:42

  父亲有一个“宝盒”,是家里所有人都碰不得的,那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旧式的税徽,退休后的父亲时常将它拿出来一遍遍的擦拭,显得格外珍惜。

  父亲是一名边疆的税务工作者,一生爬山涉水,奔波在为国聚财、为民收税的路途中,直至60岁才按规退休,回归故里——建水县,修身养病。但41年的边疆工作生涯,让父亲再也放不下那座叫做绿春的边疆小城,他满心惦念着那里的村村寨寨、那里的山山水水、那里的绵绵情意。

  回想初入“深山”时,父亲总说“扎根绿春,乃缘之所至,命之所归”。19岁的那年,父亲本是打算弃笔从戎,圆了从军护国梦,但事与愿违,因身高和体重不合格,父亲不得不放弃入军的意想。1964年1月,恰逢绿春县到石屏宝秀招支边青年,父亲又燃起了支边报国心,遂收拾行囊,奔赴绿春,踏着泥泞的山路,父亲和同道支边青年,整整走了三天才到绿春,仅休整了一晚,第二天就被组织分配到了哈德区,父亲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同事们不得不又走了一天的崎岖山路。看着虫蚁横行、破旧不堪的哈德区办公室——一排摇摇欲坠的茅草屋,父亲瞬间瘫倒在地,他后悔了、动摇了,被眼前的恶劣环境惊呆了,早做好的心理准备,在那一刻轰然崩塌了。

  初到哈德区的那一晚,父亲久难成眠,去与留,在他心里争吵不休,父亲转头看着窗外,树影摇曳,虫兽的低鸣时隐时现,“还是留下吧,我要改变这里”,年轻的父亲猛然披衣起身,下定决心,开启了他的“建设大业”。

  环境恶劣尚可克服,语言不通成了开展工作最大的阻碍。绿春县哈德区是哈尼族聚集区,哈尼语才是当地的“普通话”,而父亲一个“外地人”何以会说哈尼话呢,这成了父亲扎根绿春要迈过的第一道“坎”。没办法,父亲只好利用“打手势”,向身边的同事和群众一字一句的学起的了哈尼话,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父亲已能用哈尼语与周边的群众进行简单的交流了,语言关过了,父亲喜上心头,工作的干劲更加充足了,那个建设绿春的梦想在一点点茁壮成长起来。

  “我要对得起胸前的税徽”这是父亲常在家人和同事面前念叨的一句。父亲在绿春国税局工作期间,拥有在限额内定税收高低的权限,于是常有很多个体工商户以礼物、金钱、友情等各种“好处”诱惑父亲,甚至连大街上早点铺子的老板也会利用父亲吃早点的机会请求他“多加关照”,每遇此景,一向平易近人的父亲总会大发雷霆:“我是国家工作人员,肩负着党和人民赋予的征税使命,岂能以权谋私,为己谋利,这对得起我胸前的税徽吗”。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敢请求父亲给予“照顾”了。

  党和人民给予的荣誉,就是我一生最大的收获。父亲一生兢兢业业,多少次可以提拔调动,走出绿春,但都被父亲的一句话给拒绝了“绿春的建设还需要我”,因为这句话,父亲不知道挨了家人多少次的“批斗教育”,但他仍不为所动。

  为了绿春的发展,为了绿春税收的增加,父亲和同事们不分昼夜,奔波在绿春的村村寨寨,指导群众开展生产,增加收入,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努力,现今的绿春已然高道路通畅、人民富足。41年的艰辛付出,父亲斑白了双鬓,熬垮了身躯,收获了遍墙的奖章和奖状,父亲说这是他一生最好的“礼物”和最崇高的赞誉。

  父亲走了,只留下了那枚鲜红如血的税徽,每有闲暇,我也像父亲一样把它取出来细细擦拭,这样的方式,不仅是为了缅怀父亲,更重要的是要让父亲不畏艰辛、无私奉献、清正廉洁、克己奉公的精神时刻提醒自己。(建水县  何屏)